Return to site

DX:用22天写一本书:在大家陪伴下的一次行为艺术题

· 出国考试相关

亲爱的大家,如下内容是清华孵化器和学盟联合举办的《教师研修班》的课后跟进每日落地练习,这次没能参加活动的朋友们,也可以一起看着玩儿啊:)

研修班的主体内容,精简自我即将付梓的一本图书《如何才能不被吃掉?——教师自我升级手册》

书的名字很奇怪,它来自于我的这样一段话:

原始人中擅长沟通的人成了巫师,别人负责打猎,而他负责吃饱喝足与神说话聊天;诸葛亮舌战东吴群儒,比二十万士兵厉害,自然封侯拜相得意洋洋;所以说,交流就是生产力,所以善于表达是一种值得被每一个人细细打磨的工作技巧。

当然了,那些讲的不好的巫师,就只能被大家吃掉了...

我们做老师的,也应该要想着,如何才能不被吃掉呢

已完成落地练习

如何才能不被吃掉—教师自我升级手册》一书马上就要付梓了,但编辑老师说“尽管内容精彩且扎实,但感觉还缺点儿具体落地指引”。我当然能意识到,这句评论的前半部分是为我保全面子(我仍享受得很:),后半部分才是她真正想说的。我心里有些嘀咕:书都快要出版了,才提这种问题,而且不是已经设计了二十二个问题了么?直接做就好了啊,这难道还不够清晰么?难道还得有个参考答案?这样愤愤不平的想法,一直在我心中萦绕。

直到2018年1月的线下教师研修班课上,我突然起意,让班上的每一位教师同仁来挑选/或者被分配练习题,排好序,然后到了自己所属日期的那一天就在微信中进行分享。而我自己,则决定承诺陪每一个同仁一起写作业。每天写一个参考答案,供大家参考的同时,也供大家伙儿批评。

我从来都拥有冒冒失失的人生:在当众作出这个承诺之前,我压根儿一篇作业的参考答案都没有准备好。但这不重要,反正大话已经说出去了。一次作业无非两三千个字而已,坚持22天,中间不停息,就好了。

于是我开始了。

其实一天写两三千个字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:大概是一个小时多一丢丢的工作量。我坚持了二十二天,一共写了十万字(含文本)。早上起床之后写一个初稿,晚上睡觉之前修订一下,然后发到群里共大家伙儿参考。早上喝咖啡,晚上喝红牛,实在不行就做俯卧撑,有奇效。然后,

我写完了。

写作的最大嘉奖就是写作本身。当然,还有稿费:)常有人询问我写书的经验,

“这三四十本书是咋写出来的?”

“写呗,一点儿一点儿的写”

每当我这样回答,总会获得不少白眼,感觉我总有什么独特的小秘密,不肯与大家分享。而好在这次研修班里的同仁们能够为我作证,真的没啥秘诀:的确就是列一个大纲之后,每天写一丢丢,然后就写完了

让我感谢一下我的团队:我们从来不是从属,而是维持了一种奇妙的共生关系。你们保护、培育甚至纵容了我脆弱的创造力:保护我远离诸多风暴,培育我生长出一种难以言表的自信力量,纵容我进行各种诡异的尝试。这种力量是“我”的,更是“我们”的财富。如果这源源不断的创造力是一种有效的商业竞争资源,那么这种资源将由保护这种创造力的人所共同拥有。

感谢研修班的每一个同仁,我无偿地享受了你们的诸多反馈,更感谢你们的陪伴。对了,这本书籍出版之后,我一定逐一寄送大家,因为估计销量也不会太好。哈哈哈,但是我不在乎销量,强烈的表达欲望驱使了我,就像魔鬼。

对了,大仲马的日常生活据说是这样的:

早上起床后,跑到楼下商铺买一个大长面包(估计是法棍)。然后回到家里,一边吃面包(一天三顿),一边在包面包的纸上,开始小说创作。一天他终于写完了《三个火枪手》。之后,之后…他划了一根横线,继续在那张破旧的面包纸上写下新的小说标题《基督山伯爵》。

你看到的图片,就是我在我的reMarkable上,划了一根线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